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开奖结果查询香港开奖结果 > 正文阅读

看艺术人生特别节目清明纪念李文华写感

发表日期:2019-08-06 15:08  作者:admin  浏览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本期的《艺术人生》是一期特别的节目,因为节目的主人公已无法到场,正如主持人朱军在开场白中所说:“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再为大家请出今天做客《艺术人生》的主人公——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李文华老师了,因为他于2009年5月9日凌晨一点三十九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”

  面对这种情况,怎样才能在节目中展现全国观众喜爱的艺术家李文华的音容笑貌,并送去人们最深切的缅怀呢?《艺术人生》的编导想到,李文华老师一生最热爱的是相声艺术,最尊重的是他的观众,最牵挂的是他的搭档、战友和亲人。于是,就采用了一种特殊的结构来串连节目,以听李文华说相声为线索,通过姜昆、郝爱民、常祥霖、陈连升、高占祥等人,以及李文华儿女们的回忆和描述,来怀念做人从艺融为一体的李文华。节目的每一个段落,都播放了一段李文华老师说过的相声片段的视频或录音,如《如此照相》、《宁波话》、《祖爷爷的烦恼》、《鼻子的故事》,每一段经典都引出一段动人的故事。

  最珍贵的是《宁波话》这段相声,只有录音资料,因为它最早的录制时间是1963年,那时还没有视频。聪明的现场观众,居然听出了李文华当时的搭挡是郝爱民。郝爱民在现场回忆说,那时李文华的声音还很好听。郝爱民形容其为“云遮月”,略带点沙哑的、平和的、又不乏磁性的嗓音。“云遮月”的嗓音自始至终都回响在节目现场,让观众又回到了当年倾听李文华相声的岁月。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个有趣的细节,朱军注意到,郝爱民回忆李文华说过的一段话时,从神态、从语气都很像李文华。郝爱民说,我们先后搭挡了11年,他老在我身边,一举一动我老学他。

  谁说斯人已去,谁说主人公不在,《艺术人生》为了营造一种温暖、深情的特殊氛围,节目现场铺满黄色的菊花以缅怀逝者。在哀而不伤的氛围中,观众们被李文华老师的相声引的笑声不断。因为他们知道,李文华老师一生都在为人们播洒欢乐,送去笑声,让观众继续陶醉在相声所引发的笑声中,也许就是李文华老师最大的心愿。

  来到节目现场的嘉宾高占祥是李文华上世纪50年代结识的朋友,高占祥后来当了文化部常务副部长、中国文联党组书记,他仍然尊称李文华为师兄和老师。高占祥说:我在文华老师从艺40周年时给他题了四个字叫“笑洒人间”,今年5月10日凌晨,我闻听文华老师逝世后,为他写了一副挽联:上联是:神采犹存,不信堂前哀乐响,下联是:风华何去,忽闻天外笑声扬。李老师生前把笑洒满人间,今天他去了,他又把笑声带到了天堂。

  李文华一生历尽坎坷,特别是作为一位相声演员,他却在自己艺术生涯最辉煌的时候失声,不得不告别舞台。然而,就是这位被称为“李大爷”的艺术家,一生都在为大师量活,为年轻人做绿叶,但是他却用自己独特的“蔫幽默”,创造了相声界无人能企及的“顽童戏老叟”的相声模式,就是在他告别舞台后20多年里,他仍然一直在为相声魂牵梦萦,甚至登台演出,直至告别人世的时刻。

  《艺术人生》的编导精选了几位特殊的嘉宾,通过他们回忆与李文华合作、相处的片段和事件,为观众勾勒出一个相声艺术家的形象,并告诉观众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,包括李文华老师理智、沉静地告别人间的最后时刻。

  高占祥回忆起50年代和李文华一起听侯宝林、老舍、郭小川等大师讲课的情景,李文华很刻苦,就是同学之间有什么好的语言,他都会记下来,所以他的语言幽默,很风趣。

  1962年,李文华调入广播说唱团时,最初是准备给侯宝林量活的。常祥霖说:“李文华给侯宝林、郝爱民、刘全宝、郭启儒都量过活。每一个艺术家都有个性,要适应他的个性,必须抑制自己的个性,他的修养很高,和那么多艺术家都合作过,但是他在这种千锤百炼之后,依然保持那种很抑制自己的个性,和适应对手的特点,因此他和姜昆、郝爱民总是恰到好处,不碍事。他这样一种境界,除了艺术修养之外,还是一个做人的一个修炼的成功。”

  嘉宾陈连升、常祥霖会告诉观众,在5月5日,他们与李文华最后告别时的感人场面。老人写下了什么样的遗言?他的眼里为什么没有泪水?

  姜昆回忆起他和李文华最辉煌时的一件让他终身难忘的往事,姜昆当年曾经在西安兵马俑拒演,李文华对他说了一句“你长大后会后悔的”。20年后发生的一件巧合事件,印证了李文华老师的远见卓识。

  姜昆一共和李文华合作了七年,一共给广播电台留下了1200分钟的节目,演出了700多场。

  姜昆回忆说:“1997年,我和李文华老师到天津电视台搞一次相声音配像。李老师也挺兴奋的。我突然发现李老师掉眼泪了。我说,李大爷您怎么了?他说,这么多年了,没想到又和你说相声了。我听了以后,当时眼泪唰一下就下来了。他一看有摄像机对着他,底下有观众在看着他,他虽然是听播放的声音对着自己的口型,但是他又找回了在舞台上的感觉。这可能是他一直梦绕魂牵的事情,失声了,他心中最大的愿望可能是想站在舞台上再说一段相声。”

  常祥霖说:“一个明星离开舞台,一般来说几年就忘了,可是他李文华离开舞台多年之后,人们对他一点都没有淡漠,没有一点生疏。”这到底是为什么?

  李文华的儿子李则唐、女儿李则婷也来到了节目现场,在他们眼中,李文华是一个严厉的父亲,同时也是个不顾家的父亲。老在外边演出,常常在儿女们睡了之后才回来,因此有种陌生感。李文华对此也感觉愧疚。儿子对他说:“您不要愧疚,您给我们带来了荣耀,我很知足。”

  李则婷还讲了她父亲最后那些日子的一些情况,李则婷说:“父亲说少给我用点好药,给国家省点钱。冯巩过去了,说:不差钱,您就配合医院积极治疗。他老想出院,说外边有那么多人啊,住不上院,我出院给其他病人腾个病房。”“德艺双馨,风范永存”。这是高占祥对李文华一生的评价。

  朱军念了姜昆对李文华的一段评价:“李文华是我的战友,也是我的老师……他衣着朴素,从不讲究吃穿,他待人热情,从不分亲疏远近,无论走到那里,他总是带着工人师傅习惯的称呼,张师傅您来,李师傅您喝口茶,团里面的同志都讲,文华老师这脾气太难找了。”

  朱军说:“这样简洁朴素一段文字真正说出来了李文华在生活当中,在事业上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也难怪,我们很多人啊一直都管他叫李大爷,我觉得他真的像我们隔壁李大爷那样亲切。”

  朱军在节目的最后说:“只有这样的好人,才能给我们留下这样无尽的思念。让我们像李文华老师一样,都努力地去做一个好人,这可能就是我们这一期节目真正要跟大家分享的。”